【鹤一期】今天的手入室没有空位

鶴丸国永很晚才收阵回到本丸,看看时间实在太晚不便打搅,只好讪讪地往自己房间走去。不料推开房门便就这月光看到某人的身影……

“这……可真令人惊讶啊……”鶴丸一句话断断续续好似靠惯性才说完,他整个身体里泛起一股麻痹,令他走近的脚步都有点踉跄。

“怎么了?”他慢慢蹲下身体,伸手搭上那人的披风,手上微微的湿意让他心疼,“不是去远征吗,我以为你早回来和弟弟们睡了。”

月色实在太淡,鶴丸再往前凑近些,血的味道更加浓烈,他努力眨着眼才在昏暗的室内看到对方对着他淡淡地笑。

一期一振回握鶴丸的手,将它带离自己染血的披风,双手一起握着,一如往常地说道:“我回来了。请放心,伤口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,只是这样呆...

万圣节

最近……每次只想画个草稿摸摸鱼最后都会草草上起色,摸鱼太舒服了啊(翻滚翻滚翻滚

色感极差,选色太瞎眼_(:зゝ∠)_ 好想哭

话说斯雷因之所以穿着中式只因为……po主脑空想不出衣服了土下座


后来改了下,没能好好勾线上色(跪


只是想摸个鱼……然后越摸越认真,最后正事又没干TAT

下次一定要把伊总给补上!!!

(背景星空是百度拉的土下座

【研英】遗世独立的两人•上

金木研X永近英良
其实这段去年10月就躺在lo的自己可见里了,re刚出时的脑洞……被遗忘了,私设和OOC注意,会坑!

佐佐木琲世(一等搜查官 坤克斯班指导师)
永近英良(独眼,半赫者,S级)

偶尔,会见到他。

不,与其说是见到,不如说是被见到。

注意到他时,他就在昏暗的角落里,无声无息,所能捕捉到的全部只是视线,仿若在梦境里感受过,心莫名疼得紧。

有时是连续两周,有时隔了数月,他会突然出现在意想不到的角落看着自己,除此外什么动作都没有。

循着视线悄悄观察回去,对方也不为所动,后来忍不住慢慢靠近,越走越近,直到隐约看到笼罩在阴影后身影。

啊,果然是你吗。

明明是死敌互见...

总是在互相举枪的两个人(捂心

放弃背景真是明智的选择(干

一想到明天结束国庆就没了心好累!!!

学paro,伊奈帆和他的学长。

好喜欢斯雷因穿校服的样子!

(上色持续无能中,唉


【AZ/奈因】逆阵营

画无能_(:зゝ∠)_

相反阵营的两个人,为什么伊奈帆是轨道骑士?这是智商的问题!!!(揍


快看那个月亮像个月饼诶。

【AZ/奈因】斯雷因也面瘫了?

  AZ第一季终幕结束。

  “辛苦了。”“你也是,大家都辛苦了。”片场人员带着笑容互相道喜。

  “谢谢,伊奈帆。”瑟拉姆抓住伊奈帆递过来的手,借力站了起来,身上血浆粘腻得厉害,女孩子郁闷地嘟起了嘴。

  伊奈帆用袖子擦自己脸上的血液,越擦越不干净,视线里模模糊糊的看到斯雷因紧张地跑过来,递过来一块白净的手帕,问他:“你还好吧?”

  “嗯,没事,就是眼睛里的血擦不干净。”手帕在接触眼睛那一刻就被染满血液,虽然知道是假的,看上去也有点心惊。

  “抱……抱歉,痛吗?”

  眼前的少年明明比自己高,但因为死命低着头将自己缩起来,他反而只能看到他柔软的头顶。在意识到前,伊奈帆就伸手抚...

斯雷因和伊奈帆的错过

好想他们在一个阵营啊……错过公主就注定错过主角简直心塞呜呜


    No.3 The Children's Echelon


    “公主……公主殿下!”

    斯雷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艾瑟依拉姆公主还活着,他不能自已地向前、向公主的方向跨区,呼唤的声音从低喃放大到嘶吼,只求能博得公主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——公主殿下!”...


© 余岁洋 | Powered by LOFTER